小红的房间

REDDOOR

003阅读:2016-06-08

何乐而不撸

 

 

如果读过《少年维特的烦恼》

相信你一定还记得维特对绿蒂痛苦而又纠结的迷恋。

 

与绿蒂在一起青山幽谷、晨曦暮霭的生活是如此的美好,但每日梦醒,维特孑身一人倚栏眺望又顿觉空虚乏力。

同样,在撸与不撸的问题上,多少人也像维特一样挣扎过。高潮时的颤抖,过后的空虚以及从健康和道德上对自己的拷问。究竟要不要大胆的拥抱绿蒂,维特在拿起手枪自尽前也未曾结束自己的烦恼。对于撸的烦恼,我们可不能像维特一样。

 

今天就让我们放松心情

一起来谈一谈关于撸还是不撸的话题。

 

亲爱的小伙伴们,如果你的拇指现在还停留在屏幕上并且准备继续往下滑动,基本上可以断定你要么特别爱小红,要么真的有这些方面的烦恼。相信今天的讨论一定不会亏待了你的拇指姑娘。

对于撸是否影响健康,是否有悖道德,各种声音一定早就让你耳朵起茧了对不对?你真相信撸管会让你记忆力减退吗?让我们看看在医患关系相对和谐的一些国家,他们的医生们都做了哪些有益的研究哈!

 

  

 

上世纪六十年代,只有在专业的期刊上才能读到关于手淫在医学和心理学层面的研究论述。而大众能读到有关论文则到了80年代。1985年出版的《宗教和健康》期刊上,Michael S. Patton博士在关于手淫的引言部分(133页)如是说:在基督教主导下的西方文明,从古至今对于性问题的负面态度一直可以追溯到后新约时代,希腊人、罗马人用宗教绑架人性,把精神与肉体、把女人和男人的从属关系、把愉悦与生殖、把性与上帝甚至把罪恶与美好都统统混为一谈,所以造成了我们今天对于手淫问题有如此深刻的误解。

 

  ▼ ▼ 

 

John O. Mitterer博士在其出版的《心理学导论》一书(11章,363页)中是这么说的。“打飞机对身心可能造成任何伤害吗?七十年前,有人可能会对一个小男孩说,撸是不道德不卫生的甚至是精神错乱的行为。西方人最早提起打飞机的时候用的是自渎这个词眼,因此打飞机不幸的长期受到宗教道德以及医学的双重批判。现代医学的观点认为打飞机是最正常不过的性行为。然而许多小孩仍然因为触碰性器官而遭到家长的惩罚。悲催的是,打飞机本身并无害,有害的是由此而产生的负面情绪,包括恐惧、自责和焦虑。在越来越多人倡导安全性行为的时代,撸依旧是最为安全的方式。”

 

 

继续下一章节的内容之前,让我们首先记住

一个名字Alfred Kinsey (1894  1956)

  

 

美国印第安纳州立大学性学研究中心1947的创始人、性学家,同时也是主张打飞机的方式辅助治疗性功能障碍的先驱

 

Alfred的年代,性是绝对的禁区,他的主张在当时从美国的国会议员到基督教会受到了广泛的质疑。他早期发表的关于打飞机在美国人口中所占比例的研究报告甚至引发全美教会的集体抗议游行示威。躺枪的还包括所有与之同名同姓的人,全美的报刊杂志把名叫Alfred Kinsey作家的文章集体下架。

 

在当年如同今天的Donald Trump一般的美国媒体大亨、浸会教长老Bill Graham刊文说:我都不用细看内容,他(Alfred)的文章对于已经处于道德底线严重下滑的美国社会所造成的伤害是无法估量的!由于坚持研究,Kinsey先生的晚年生活是悲惨的,他的研究项目因为资助方洛克菲勒基金会无法抵挡社会和舆论的压力不得不终止拨付经费。但是Kinsey的徒弟们毅然的接过了他手中的大旗,其中影响力最大的是他的学生和同事Wardell Pomeroy博士。

 

他在德国的资助下,从1969年开始进行了一场为期两年,更加惊世骇俗的实验。Pomeroy博士让参与实验的德国志愿者在两年时间内每隔数小时坚持不懈的打一次飞机(小伙伴们,终于可以理解为什么Pomeroy博士要在德国做这项实验了吧?),最终的结论被发表在1977年出版的刊物上,Pomeroy博士没有记录到任何由于打飞机引起的身体或者精神疾病。正是由于这些先驱们不懈的努力,美国国家医学学会终于在1972年把打飞机从心理精神类疾病名录上删除并承认打飞机是一种正常的性行为。

 

▼ ▼

 

今天打飞机对健康的促进作用已经成为共识美国计划生育联合会Federation of Planned Parenthood)于2002年发表的白皮书中说到打飞机已被广泛应用于临床治疗性功能障碍。女性通过打飞机可以缓解性冷淡。

男性通过打飞机可以增强对射精的控制以及治疗早泄(11页)。美国伊利诺伊州立大学阿拉巴马分校麦金利医疗中心(McKinley Health Center)发表的学术论文中提到打飞机对女性经前期综合症、紧张焦虑情绪、睡眠质量、性功能障碍、射精障碍和早泄(男性)都有着积极的治疗作用,而关于打飞机的负面报到则为零。

 

 

同时,麦金利医疗中心对于打飞机是否成瘾的问题的解释是:很多前来咨询的病人常问的问题是打飞机究竟会不会成瘾,这个问题,关键在于每个人对于什么叫频繁这个词汇的理解。

从专业的角度,所谓“过于频繁”指的是行为本身已经产生强迫症(OCD)的典型症状并且因为强迫重复从事某种活动而严重影响病人的日常生活、工作以及社交。

 

▼ ▼

 

George D. Smith博士于1992年在隶属于美国医学会NIH)的国家生物科技信息中心NCBI)的学术期刊上发表了一篇名为《性行为与死亡率》的论文(315期,1641页)。

Smith博士针对918名被测男性样本进行了十年的跟踪研究,在十年期间,150名被试男性因为各种疾病原因死亡,其中因为心脏冠状动脉有关疾病死亡的男性人数占67人,研究结果显示,各年龄段罹患心脏病以及由于心脏病的原因死亡的被试样本与性生活的频繁程度成显著反相关。

也就是说,性高潮获得越频繁,得心脏病的几率也就越小。另外一项由澳大利亚癌症学会在2003年进行的研究表明男性性生活频繁程度与前列腺癌的发病率无正相关联系,同时在被试者为20岁年龄段的样本中发现,每周射精五次以上的男性相对于性生活不太频繁的男性罹患前列腺癌的风险更小。

最后这项研究被编辑成书,书名叫《性与前列腺》(BJU International2003

 

▼ ▼

 

看到这里,许多小伙伴们应该都松了一口气打算按返回键去拿纸巾了吧?别着急,耐着性子看完下面的一小段,你会更加有收获哦!

 

下面我们从科学的角度来看一看

高潮的时候我们的大脑都在做什么

其实对于人为什么会出现高潮医学界还有许多需要回答的问题尤其是大脑对于性高潮的控制机理我们目前还知之甚少仅仅为人所了解的是性高潮的获得是脊髓反射,副交感神经的自主神经分支和交感神经和躯体的神经分支共同作用的结果。

荷兰格罗宁根大学的神经学专家Gert Holstege在接受时代杂志专访的时候说,通过PET CT扫描,我们仅仅知道大脑控制行为恐惧和焦虑的部分在性高潮阶段被暂时的关闭

有关性高潮期间大脑活动的研究目前主要还是针对女性,因为女性在获得性高潮后的平台期持续时间较为持久,也更有利于科学家能通过仪器录得更多有价值的数据。

 

嗯,概念说完了

又到了向医学界前辈们致敬的时间了

 

 

这位性功能障碍治疗师,54岁的Nan Wise博士为了科学也够拼的,她自愿在核磁共振仪里面打飞机,让她的同事们记录大脑在高潮阶段的变化情况,最终电脑对高潮时候扫描结果进行合成而得到了以下的影像。(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在英国卫报的网站上观看整个过程脑部MRI扫描的录影)

图片中深红色的区域

即科学家认为是人脑

负责控制行为恐惧和焦虑的部分

这张截图反应在高潮阶段

大脑的这块区域处于完全的休眠状态

 

后来,罗格斯大学的神经学教授Barry Komisaruk博士做了更进一步的研究他让被试女性志愿者躺在MRI核磁共振仪里通过分别刺激阴蒂、阴道以及宫颈达到高潮并对比三种方式达到高潮的时候脑部的活动特点。以下是脑部扫描的结果。

Komisaruk博士指出图片中深色区域是大脑皮层负责控制感知和行为的区域,在高潮的体验中,大脑负责情感、记忆、无意识肢体动作协调以及对事物进行判断的部分也参与进来。Komisaruk博士说大脑大概没有一个专职负责高潮的部位但是高潮的体验是各种感官部分共同参与的结果

基于对人体大脑的有限探索,医学界正在形成一个统一的观点,那就是性高潮的获得有助于人脑释放紧张情绪,平和心态,缓解焦虑和压力,对男性和女性都如此。

 

最后作为结语的部分,

小编想综合以上和小伙伴们最后讨论一个问题。

许多男性都有过梦遗的经历。在梦遗的过程中,男性无自主意识,无法感知外界的刺激和诱惑,无性行为,但仍然完成了射精的过程,而且男性在梦遗中都能体验到高潮的快感。

也就是说,达到射精和高潮的过程并不一定需要外界刺激和性行为的发生。那么男性在撸的时候他究竟撸的是管还是寂()寞()呢?

小编认为,无论男性还是女性通过撸体验性高潮都是再正常不过的行为,既对他人对社会无害同时完全不会对健康造成伤害,性高潮的体验可以看作是神经系统和大脑皮层的一种反射,无关道德。

 

 

 

 

 
 

那么何乐而不撸呢?

 
 

 


小红的房间热销宝贝

在线客服系统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