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红的房间

REDDOOR

老孙阅读:2016-06-08

中文文学史上的10本小黄书

说起中国文学史上的“小黄--书”,你或许立刻就想到《金瓶梅》。虽然如今实际会选择看《金瓶梅的人并不多,但它俨然成为黄色小说的标杆。这本书到底有多黄呢?据统计,《金瓶梅》涉及到某方面的描写一共有105处,其中36处详细叙述,33处一笔带过。总的来看,全书的性描写只有1%的样子,这似乎远没达到“小黄--书”的标准。事实上,现代的不少中文著作也正这样被人们拿来当“小黄--书”来读。

李碧华·《潘金莲之前世今生》

李碧华是谁,读者你可能还是第一次听说,但若说到由她小说改编的电影《胭脂扣》、《青蛇》和《霸王别姬》,恐怕就无人不知。李碧华原名李白,香港文坛的大才女,有“天下言情第一人”之美誉。这部小说和《金瓶梅》没多大关系,只是都可以同归禁书之列:全书情色重于性爱,意味浓于写实,称之为“小黄--书”很是恰到好处。这本书在1989年拍成同名电影,潘金莲由王祖贤饰演,影片氛围也延续了小说妖艳而诡异、深邃又犀利的风格。

王小波·《黄金时代》

王小波的小说富含性元素,《黄金时代》是其中最黄的一本。白桦评价:《黄金时代》把以前所有写性的小说全枪毙了!书中的性描写实现了一次文学革命,这些性描写不为吸引眼球而出于叙事本身,抽去这些描写《黄金时代》就不成其为黄金时代。1982年,30岁的王小波开始撰写成名作《黄金时代》,全书历经十年打磨得以完成,于1991年获《联合报》中篇小说大奖。1992年,《黄金时代》收入《王二风流史》在香港出版。


陈忠实·《白鹿原》

《白鹿原》向有民族史诗之美誉,被看作是当代文学的扛鼎之作,作者陈忠实凭此一书立身文坛,但不得不说它的性描写太猛烈啦,太猛烈啦!小说开篇一句就是,“白嘉轩后来引以为豪壮的是一生里娶过七房女人。”性描写不是它的噱头,而是它的主题,所以性情节的篇幅委实不小。由于多方面的原因,《白鹿原》在初版之后多有删改。二十周年之时,人民文学出版社推出精装纪念版,特意将“1993年原始版本完整呈现”。《白鹿原》同名电影于2012年上映,该片获得第62届柏林国际电影节最佳摄影银熊奖和金熊奖提名。

贾平凹·《废都》

《废都》人称“90年代的《金瓶梅》”,相当多的读者是把它当小黄--书阅读的,性描写较《白鹿原》还多,同时它也是盗版书商的至爱。它在出版当年一时洛阳纸贵,当然也招致强烈的批判与谴责,书籍不仅遭到查禁——理由是“格调低下,夹杂色情描写”,作者也被冠上“流氓作家”的称号,甚至个人生活出现了困扰。

李昂·《禁色的暗夜》

台湾的李昂以性描写著称。《禁色的暗夜》是一本严肃文学著作,作者凭此咤叱文坛十多年;严肃文学以“情色”命名的不多,而本书的全题正是《禁色的暗夜:李昂情色小說集》。李昂的第一部长篇小说《迷园》同样以大胆的性描写搅动文坛。

黄霑·《不文集》
《不文集》是黄霑二十多年来最受欢迎的经典著作,前后已加印过60版。书中有不少霑叔自创的不文笑話,也会引引经据典解释大家经常挂在嘴边的粗言秽語;更介绍了不少广东不文歇后語,甚至追溯耻毛、做爱等研究。“不文”二字,自此就跟霑叔形影不离,而別号“不文霑”。《不文集》是不少香港人的集体回忆。

熊秉真(编)·《情欲明清》

本书是各科人文社会学者共聚一堂会诊传统中国反文明现象的新颖之作,不仅题材创新,而且研究手法前卫,足以颠覆过去的霸权论述。“情欲明清”的标题,就可以望文生义地直接解释为对明清两代情与欲天地的研究窥探,也可摆脱特定时空和专有名词。《情欲明清》可以作为大家在全球性近现代浪潮中,对普世性的世情与人欲问题提出的一些讨论。

木子美·《遗情书》

木子美不仅仅是身体写作,而是“用身体写作”。她的《遗情书》就是她的性**爱日记。2003年,时年25岁的木子美在网络公开这些日记,后来一炮走红而演变成“木子美现象”。木子美希望人们把这些日记当文学作品来读,不得不说她的文字颇有才情,所谓的木子美现象不是没有它自身的原因。从性描写的角度来看,木子美的出现让身体写作有些失色,她也被称之为“下半身写作”,但还不至于是黄色的下流文学。

杨炼·《艳诗》

性元素在中文诗歌时有所见,但是以此为主题的诗集绝少,特别是在大陆。颓废诗人邵洵美算是现代情欲诗歌的早期主将,一句“但是可怕那最嫩的两瓣/尽叫我一世在里面荡漾”煞是惊人(《我不敢上天》)。之后,杨炼则更有突破,这部诗集的副题就是“杨炼色情诗集”,堪称“现代诗史上空前的色情”。虽然出版之前就风靡一时,但是不出意外,这部诗集几经周折,最后以繁体在台湾出版,而且同样还是遭遇发行上的阻力。

冯唐·《不二》

本书的简介是:这是一场性爱的盛宴。冯唐是以性写作为志向的作家,《不二》应该是他真正完成的第一部。他说,将来中国三本黄书,《不二》必是其一。《不二》不是小黄--书,它就是一部黄--书,但是它仍然是文学作品;或者说它算得上是当代的《金瓶梅》,实际上从性描写的角度看甚至有过之无不及。特别注意,不二写的是和尚的情事。作家推出的第二部震撼之作是《素女经》,两本书都在香港出版。

曾经,中国文学对于性--爱情节的描写还是遮遮掩掩。如今,现代中文作家,包括严肃文学的作家,他们笔下的性描写早已常态化。人们往往觉得,如果没有爱情电影便不成其为电影,性元素在文学中也同样如此,抽去文学中的性元素大概就像抽掉了一根筋。所以可以想到,文学中出现性描写是多么自然的事,比如阿来的《尘埃落定》和老舍的《骆驼祥子》,并且这一类的作品也会越来越多,比如贾平凹的《秦腔》到处可见性描写,苏童的《河岸》也被批评勃起太多。陈染的小说细腻描述了女性的性心理。莫言说叶兆言的《我们的心多么顽固》简直就是一部男人的性混乱史。李敖的《虚拟的十七岁》在某些地方已和情色小说没了界线。另外,《春江花月痕》和《歌舞伎町案内人》这样的书也颇可一观。所以,你不找来看看么?
 

小红的房间热销宝贝

在线客服系统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