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红的房间

REDDOOR

老孙阅读:2016-06-08

三寸金莲流传至今的恋癖

在两性关系中,总有一些小癖好,或被人夸大,或被人压抑,甚至被人唾弃……其中,恋*足*癖已经算是比较能够被大众所接受的小举动。当然,这些癖好的群体主要是男人,而喜欢的对象,也通常是女性的脚(肯定也有一部分女人对于其他异性甚至是自己的脚会产生极度喜欢的感情)。

 

然而,若你以为恋*足*癖只是西方or岛国人亲吻脚丫子或者用脚LU啊LU的行为,那就太、肤、浅、了!在中国文化里,恋足的历史源远流长,基本可上溯八百年,甚至一千多年了。
 

中国古代的恋足文化 

千万不要认为古代对于女人脚部的审美只有缠足,缠足的历史大约是从宋代以后开始的。也就是说,宋代以前的女子并不会“缠小脚”。而且呢,就后来我们看到以前老人缠小脚的照片时,着实没有任何美感!因此,古代也有很多不喜欢缠足的人,包括男人。


李白在《越女词》中写道:“长干吴儿女,眉目艳星月。履上足如霜,不着鸦头袜。”可见中国古代男人不仅对于脚,还对于鞋袜也有某些别样的意味……

对于女子鞋袜的迷恋,在如雷贯耳的曹植《洛神赋》中也颇有体现:“体迅飞鸟,飘忽若神,凌波微步,罗袜生尘.动无常则,若危若安。进止难期,若往若还。”

 

但是鞋袜的迷恋其根本上还是附加在脚上的。没有脚,鞋袜则失去了意义。如同现今恋*足*癖十分迷恋丝袜、高跟鞋等,更甚者有满大街的丝足按摩,有异曲同工之意。

中国古代的“金莲”文化 
不得不说,“三寸金莲”是绝对迎合了古代中国人的审美观。虽然现在我们认为缠足摧残了女性的身体,但是不可否认,古代中国女性对于缠足基本上是接受的,并非完全被迫,有时甚至是拥抱缠足。

有历史学家认为,缠足或与南唐后主李煜有关。他描述的“红锦地衣随步皱,佳人舞点金钗溜。”就是古人对于脚的审美。那时的脚是天然的,李煜的嫔妃音娘是绝对的天足,但是她用布把脚包起来,翩翩起舞,就有了暧昧和挑逗的意味。

 

可以说,性与美总是难以剥离的。一个美的东西,很容易引起性--冲动,尤其是这种美是通过人体表现的时候。

 

在宋代,歌妓、宫妃继承了“缠足而舞”的舞蹈传统,为寻乐的男性提供观赏性服务。都说男性是视觉动物,因为一段美丽的舞蹈而产生某些冲动,也不足为奇。

缠足也具有一定的性意味。女性那双隐秘的小脚不觉地提升了色情的模糊性。曾经,缠足女性的双足从不示给自己以外的人看, 睡觉都要穿软鞋,洗脚必定关门。而女性以小脚的模糊性利用暗示表现自己,是男性欲望的来源。这就是如生活在明末清初的李渔所说:小脚的魅力俨然是性的吸引。“瘦欲无形,越看越生怜惜,此用之在日者。柔若无骨,愈亲愈抚摩,此用之在夜者也。”

 

缠足还具备其他意味,譬如道德,潮流,性别,儒学等等等等。总结起来:如果我们认为缠足是男性对女性美特质的审美崇拜,那么女人对此做出的热衷也是对男性审美的迎合与认同。无论是从缠足的发生角度看,还是把缠足作为附庸时尚的流变,这整一个过程都是伴随着女性对性感美的追求,以及在男性对女性的性别审美方式上采取的回应。

还是那句话,在古代,缠足并非简单的男人迫害女人的标志。相反,女性是主动的参与者,男性在以女性的名义说出小脚之美时,他们实际上已经输入自己的信仰,使承认美的内涵同时包括性的内涵。尤其到了到了明清这样的封建时代后期,裹脚已经成为了男性的性--崇拜。缠足恰恰是人出于对女性美的一种自觉追求。

 

古人以弱、媚为女性之美元人李炯有一首艳情诗《舞姬脱鞋吟》,直接露骨地描写了小脚的性感与女人的媚态:吴蚕入茧鸳鸯绮,绣拥彩莺金凤尾。惜时梦断晓妆墉,满眼春娇扶不起。侍儿解带罗袜松,玉纤微露生春红。翩翩白练半舒卷,笋莽初抽弓样软,三尺轻云入手温,一弯新月凌波浅。象床舞罢娇无力,雁沙踏破参差迹。金莲窄小不堪行,倦倚东风玉阶立。


中国现代的足恋癖好

恋*足*癖在如今被定义为一个事实存在的恋物癖,是一种特殊的心理。现代性心理学发现,恋*足*癖与多种影响因素有关。学术界普遍认为与个人成长经历 、 家庭 、 社会文化环境 、 压力 、 性教育不当有关。

 

西方的发现,恋足癖与宗教压抑很有关系。由于天主教对性的压抑,男性转而对脚产生性联想。但是这种情况在中国并不普遍。绝大多数恋足癖都没有宗教信仰。可见,宗教信仰只是恋足癖产生的一个催化因素,而不是根本原因。

 

西方和日本都认为,异性交往障碍是恋足癖产生的重要因素。推究之,也许其中有崇拜异性的意味。但是这种情况在中国也不多见。根据调查多数恋足癖都有过异性伴侣。可见,社会文化的不同才是比较根本的因素。

调查发现,学历就越高,恋*足*癖程度就越高。推测可能与自我觉醒有关。当学历较低时,可能因为接触环境差异,无法接触到太多材料,从而被压抑。同样,家庭严格程度与学历的影响程度基本相当。

 

还有比较有趣的发现是,恋足癖的性格大多有相似之处。严谨、细心、耐心等特质是大多数有该癖好的人所共有的,这是一种很奇怪的共性。

 

调查发现,恋足癖很可能就是普通人……偷偷说一句:那些内向,沉默寡言,严肃认真,收入很可能不错,但是他们却是恋足癖。

 

我个人猜测,此癖好的产生并不一定与压抑有关,却一定与眼界的不够宽广有关。调查也发现,普通的恋*足*癖并没有多么压抑。但是正所谓管中窥豹,很可能是眼界的缩小导致他们仅仅关注脚。调查也发现,当有了女朋友后,多数恋*足*癖都逐渐变得不再沉迷于丝袜和高跟鞋。当然也有少数人宁愿要和袜子过日子也不要女朋友,但是毕竟是极少数。
 


 

小红的房间热销宝贝

在线客服系统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