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红的房间

REDDOOR

老孙阅读:2017-05-27

胸衣辣么多,我却不想穿!

上周三,我匆匆忙忙出门,搭上地铁,穿过一个大广场,步入电梯,走进格子间,然后坐到我上班的工作桌前。这时,我才发现一件恐怖的事:我忘记穿胸罩了……

我一下子窘迫起来,想起下午还有一个饭局,于是马上去商场买了件胸罩,戴好后,昂首挺胸地走出来。

后来,我觉得这事不太对劲:为什么一次不穿胸罩就让我失去了自然和自信?从13岁开始穿少女胸罩,我是不是要一直穿到93岁?在那一瞬间,我才意识到,我竟然从来没敢想过,不穿胸罩出门的可能性。


以前有男性朋友问我:女人穿胸罩挺舒服的吧?我很诧异他们的单纯。怎么可能呢?事实是:再昂贵再舒服的胸罩,也不如不穿来得舒服。我在自己的人际圈里随机询问了20多名女人,80%的女人一回到家就会脱掉胸罩,还有10%是忘记脱了,剩下10%就真的是胸罩爱好者了——她们可能正穿着特别的塑身内衣,甚至睡觉都穿着,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把脂肪挤去想去的地方。

我属于那80%的女人。如果不出门,我可以一直在家“真空”。对我而言,胸罩好像就是一种社交必备品,它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我显得正常。相信我,对很多女人来说,胸罩的最大功能就是让她们的乳房看起来比真实的更丰满、挺拔、圆润。有人告诉我,因为体形偏胖,每天晚上解下胸罩,身上还有一个完整的胸罩印痕,那是钢圈和带子勒出来的。还有人说,冬天常常会偷偷不穿胸罩,因为反正也看不出来。(嗯,我也是……)

现有的医学研究倾向于相信,每天过长时间佩戴胸罩的女性比不戴胸罩的女性更容易患上乳腺癌。“No Bra Day”(无胸罩日)是2011年7月9日由一个毫不出名的美国女人在网上发起的,两年的时间已有数百万女性在Facebook上响应参与。她的初衷就是让女人对乳腺癌提高警惕,没有任何政治意味,也没有任何女权意味。要知道,美国年轻女人的妈妈们和外婆们在上个世纪70年代就经历过“焚烧胸罩”运动了——那时是女权主义运动的活跃期,她们把胸罩看作是男性物化女性身体的一个象征。有了这样的基础,现在的她们对胸罩抱着更平和、更理性的态度。如今,普通西方女人抛弃胸罩的诉求只有两点:舒服和健康。

我认为这两点理由足以大过一切戴胸罩的理由的总和,如果这个女人特别在乎这两点的话。


在一个“brafree”的网站上,一位医生说:“我从来没见一家内衣厂商引证过胸罩的健康好处;我查遍了所有医学文献,也没有找到任何胸罩有益身体的结论。”胸罩最大的卖点:支撑乳房不下垂,也并没有得到科学上的真正支持;相反,倒是有一个法国研究者用15年跟踪了300名女性,结果发现无论穿不穿胸罩,乳房的下垂程度是一样的。

即使我清楚自己讨厌穿胸罩,我仍然不敢不穿胸罩出门,因为真空上阵的我会面临一种严重的惩罚:成为一个异类,遭遇不友好、鄙夷甚至猥琐的眼光。女人的胸罩已经成为我们社会习俗的一部分,就像穆斯林的黑纱一样——他们可以规定颈部是性意味浓厚的身体部位,在其他的地理区域上,乳头又有什么不可以呢。作为一个女人,如果你不把乳头包住,就是下流的不庄重的,带有“荡妇”的危险的。所以,哪怕牺牲确切的舒服和不那么确切的健康,我们也要把胸罩牢牢地固定在身上。

国外女人搞的topless(赤裸上身)运动,愿望很宏大,她们希望,只要是男人能袒胸露背的地方,女人也可以。相比起来,我的愿望就谦逊多了,我只希望,假以时日,不穿胸罩出门也不用承担让我害怕的惩罚。就像高跟鞋一样,喜欢穿的继续穿,不穿也不会成为禁忌。


尽管我现在还是个胆小鬼,但我仍然乐观,不穿胸罩的女人在未来一定会越来越多。

因为我还是怀着一种天真的信仰:社会进化的趋势总是会给人更多的选择。


小红的房间热销宝贝

在线客服系统在线咨询